音 樂 福 傳


究竟先有福傳﹐ 還是先有音樂?

這個問題為我而言就像在問我究竟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﹐音樂是我生命的一部份﹐ 而福傳則是我生命的意義﹐沒有其一也就即沒有了生命。

去年十一月於往新加坡福傳之前﹐我先到訪了馬來西亞的華人團體﹐在訴說福傳的希望與音樂的熱愛中﹐得知他們也正鼓勵宗教音樂的發展﹐並在籌備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舉行歌、詞創作出賽﹐還說要我再到馬來西亞。初時還以為他們說笑而已﹐誰知他們真的邀請了我當比賽的嘉賓。 於是﹐我便像與馬來西亞有一年一次的約會﹐又在二零零三年的十一月到訪了馬來西亞。戰戰兢兢的我硬著頭皮來到他們當中﹐聽說其他的嘉賓都有深厚的音樂製作經驗﹐我這後輩本怎堪站腳於此! 可是馬來西亞的華人團體都非常友善﹐我是多麼有幸與他們合作。

這次歌、詞創作的節目分成了兩部份﹐一是發表會﹐二是音樂生活營。我以及三位嘉賓除了是當晚發表會的表演嘉賓以外﹐也是當晚的評判。 整晚參賽者的水準也很高﹐我也被他們的熱情打動了。 看到他們﹐讓我回想到剛剛開始寫歌的自己﹐雖然什麼都沒有﹐內心卻充滿熱情與希望﹐我便是憑那份執著﹐來到今天! 其實在他們當中根本不用分彼此﹐因為只要是為衪寫的就是好歌! 當晚發表的歌曲只有十首﹐這全是入圍歌曲﹐參賽的應該有更多。 參賽者來自馬來西亞的不同地方﹐可是因為共同的喜好一同來到吉隆坡參與這項活動。 當晚曲、詞、編曲一手包辦﹐實在是可做之材! (逾越知音的星探怎可以放過他們?) 用了一個下午練習﹐最後我們以Talitha koum 來完結這個充滿喜樂的晚上。

音樂生活營中﹐我與及三位嘉賓包辦了講者的工作。分享了我們創作的心路歷程外﹐ 也分享了製作上點點技巧。 為我來說與人分享自己的音樂﹐是一個友誼的邀請。不知不覺間﹐我們沒有帶著任何身份﹐在音樂中成了好朋友。 他們對音樂的熱愛﹐也使我音樂的細胞蠢蠢欲動。 我以及嘉賓名博、演繹者永康投契不己﹐ 在即興創作的環節中也即時寫了一首歌﹐歌名便是「寫一首歌給您」。(應該會收錄在下一次的專輯內。) 第二天﹐大家也耐心的聽了我講解音樂福傳的意義和實踐方法 (謝謝!)﹐我們期望著二零零四年的福傳會在馬來西亞舉行! 我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了馬來西亞﹐可是卻充滿信心的我們會因福傳再遇!

福傳不是說話﹐ 而是我們的生活! 最難得的是天主給我們每一個人不同的喜好與才能﹐讓我們歡樂地作福傳工作﹐也在福傳與喜好當中找到許多摯友! 在音樂福傳的旅程上也許會有重重艱辛﹐謝謝你們一直支持讓我來到今天﹐明天就讓我們牽著手前往吧! 把你的心勇敢的奉獻出來吧! 加油!

主內的詠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