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 祿 致 費 肋 孟 書

保祿致費肋孟書篇幅極短,原文只有三百三十五個希臘字。此信並無甚麼神學論點,是保祿在羅馬被囚待審時給敖乃息摩寫的保薦信,讓他帶回給他的主人。

費肋孟是哥羅森教會的活躍份子,直接由保祿歸化授洗。敖乃息摩是他的僕人(當時僕人是主人的財產,故稱奴隸)。哥羅森教會並非保祿所建立,而是由一班平信徒(其中最著名的是厄帕夫辣)在那裡開展福傳工作,此舉令保祿非常滿意,並與他們保持密切的聯繫。

敖乃息摩因偷竊而逃離主人費肋孟。他到羅馬,在監內服侍保祿,並望其出手幫助,使他脫離困局。後來保祿為他付洗,並給他寫了這封保薦信,著他返回主人那裡去。

在信中,保祿再三強調他的信念:在基督內再沒有奴隸或自由人 (迦3:28)。他亦曾為格林多信眾這樣寫道:「因為作奴隸而在主內蒙召的,就是主所釋放的人;同樣,那有自由而蒙召的人,就是基督的奴隸。」(格前7:22)

1.「基督耶穌的被囚者保祿,和弟茂德弟兄,致書給我們可愛的合作者費肋孟,以及在他家中的教會。」(費:1-2)

2.「費肋孟,在我的祈禱中記念你時,我常感謝我的天主,因為聽說你對主耶穌,和對眾聖徒所表現的愛德與信德。為此,我雖然在基督內,能放心大膽地命你去作這件該作的事,就是為我在鎖鏈中所生的兒子敖乃息摩來求你。」
(費:4-5,8,10)

3.「我現今把他給打發回去,【你收下】他,他是我的心肝。我本來願意將他留在我這堙A叫他替你服侍我這為福音而被囚的人,可是沒有你的同意,我什麼也不願意做,好叫你所行的善不是出於勉強,而是出於甘心。」(費:12-14)

4.「費肋孟,也許他暫時離開了你,是為叫你永遠收下他,不再當一個奴隸,而是超過奴隸,作可愛的弟兄:他為我特別可愛,但為你不拘是論肉身方面,或是論主方面,更加可愛。」(費:15-16)

5.「所以,費肋孟,若你以我為同志,就收留他當作收留我罷!他若虧負了你或欠下你什麼,就算在我的賬上罷!我保祿親手簽字:「我必要償還。」至於你,你所欠於我的,竟是你本身:這我就不必對你說了!」(費:17-19)

6.「費肋孟,弟兄!望你使我在主內得此恩惠,並在基督內使我的心舒暢!我自信你必聽從,纔給你寫了這信,我知道就是超過我所說的,你也必作。同時也請你給我準備一個住處,因為我希望因你們的祈禱,主必要把我賜與你們。」(費:20-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