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愛無苦 雖苦亦甘 袁淑卿


踏進痳瘋康復中心這個大家庭已有一年多,為麻瘋病友服務的日子定不容易,一點也不浪漫,而是不段地放棄自我,走上犧牲的石階上,成為祭台上的禮品。

模倣聖方濟擁抱痳瘋病人並不困難,可是要效法基督進入他們的內心深處,聆聽他們所經歷的痛苦,擁抱他們心靈的創傷,遠比我所理解的漫長。

一年的清洗沙布、繃帶,幫助病友洗滌包紮傷口,這份服務確實給我很大的挑戰,從病友傷口、沙布及繃帶散發出的臭味要變成祭台上的乳香。若不是主給我的力量,我又如何堅忍到底。自九月份開始,我嘗試擔任整理病房職務,不知多少次請求你們在衛生間的馬桶內進行大小便,可是你們總習慣在馬桶的旁邊,也許這是文化的差異,我隱然盼望,有朝一日我們能共同保持一個衛生的居所。

在這段時間,經歷了許多內心的掙扎、矛盾、不安;也嘗到精神、情感與靈修上的痛苦,但是沒有,絕對沒有一樣蘊含早n離開這個家的感覺,反而透過你們對我的接納、愛護及關心,讓我由旁觀者變為參與者,由批判者變為悔改的罪人,由傳授教理的導師變為經驗主所愛的人。這一切都是你們給我留戀在這個家的動力。

父啊!請你在我貧乏的內心說話吧,恩賜我的雙耳能聆聽到你細柔的聲音在說「那承行我旨意的人是有福的」讓這個可愛的聲音成為我的嚮導。亞孟。


中 心 的 點 滴

我 的 愛 人

讓我報告一位病友 ∼ 「我的愛人」的近況。

我發現他很有毅力,我要求他進食時要有儀態;走路時要有姿態,才能成為我的愛人。他雙手沒有手腕,用膳的方式是利用舌頭拾取食物,然後把它放進口腔內進食。由於他很努力嘗試,竟然在一個月內,放棄習慣多年的用餐方法,而採用有儀態的進食方式,在走路時也用雙腳慢步走來代替四肢爬行。

我的愛人啊!你這份愛的力量真使我震驚。你的努力、毅力、心力,使我體會到習慣性定不重要,重要的是否有努力去嘗試,因為你的努力,為你緊有求生的技能也可以改變。

父啊!我感謝你特別寵愛他,你沒有像對待其他人一樣,讓他小小的手腳慢慢地攀登艱難的階梯,而是把他放在子彈梯上,好能快速地把他帶到你身邊,享受你無限的慈愛。父啊,我們讚美你。


笑 話 一 則

某月某日,飯後一起看電影,突然坐在旁邊的長輩給我訓話:「請看,請聽!這些外國人能說流利國語,而且說得很好。你是中國人,為何說到這樣子,努力學習吧。」在這刻的反應是「唉!這是幕後配音,說話的是中國人,當然非常標準,聲調也一樣。」可是全場病友都不明白我說什麼,令我啞口無言。

當我回味這番對話時,嘗試幻想進入他們的以往的生活,確實不足為奇的事,我生活在一個文明的社會,所接觸的是科技世界,而他們在一個困難的環境中生活,甚至有些病友對電視機這部機器也是首次接觸,難怪有了解的差異。看來,在資源分配上還需努力,也能把恩賜共享變成行動。

另 類 的 慶 祝

凡效法聖方濟亞西西聖人精神的團體,在十月四日,方濟升天的那天,都會以特別的形式去慶祝,藉此回憶聖人的足跡,而我們中心也不例外。可是,今年神父不在,出門工幹,只能底調處理。在多方面考慮之下,終於決定效法聖人方濟的點滴 ---- 關注麻瘋病人。

當天早上,邀請能走動的病友,一起登山,同時拜祭已亡的痳瘋病友。雖然人數不多,但可喜的,看見他們關心已亡的病友,他們不一定認識亡者,也不懂得唸什麼經文,但會為亡者的需要而懇求燒一些錢給他們,他們更懂得如沒有為他們設墓碑,後人便會很難認出他是誰。有見於此,病友們便忙於搬運石頭,為亡者立墓碑。

有否相似你們團體的慶祝?可說是絕對沒有,在有限和不同的環境下,在一個不屬於方濟大家庭的我帶領下,又如可把方濟的特質活潑地流露出來?在這個活動中,我發現病友們能互相愛護,懂得體諒行動不太快的病友,有些長輩還分享他們不怕面對死亡的來臨,不畏懼死後沒有孩子幫忙「擔花買水」,因為他們知道神父和這群病友必會為自己處理生後事。

能治療一個曾受到創傷的心靈,重獲信賴的心,是一門高深的學問,若不是這個家充滿著主的愛,相信也很難品嘗愛與被愛的甘飴。主,我感謝你。